三希堂客2019-08-10 07:33:30

2019年盛夏, 香港爆發了有史以來最大的示威浪潮, 震驚了全世界。 數百萬人次上街遊行, 要求撤回引渡港人去大陸的所謂<逃犯條例>, 簡稱為"反送中"運動。諸多遊行示威口號中, 最引人注目的是”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華人世界無論中港台, 都對”革命”一詞熱情如火。但本人對這個外來語, 卻不敢過多恭維。許多華人痛恨”海外敵對勢力”, 也憎恨”小日本, 但幾代人朗朗上口的東洋味革人命, 讓精日擴散到了骨髓, 完全不知道詞語本身背離了老祖宗明哲保身, 中庸禮讓的儒雅傳統。有多少人細想或領悟過”海外敵對勢力”和”革命”均來源於日本和蘇聯? 民國之父孫中山和厲害國之父毛澤東都是”海外敵對勢力”和”革命”的徒子徒孫。

“驅除韃虜,恢復中華”是孫中山在1905年(清光緒31年)提出的十六字政治綱領中的前兩句。旨在革除北方滿族封建王朝的老命,恢復中原文化傳統,建立由漢族掌控的新政府。毛後來總結到,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 是“暴力行動”。 自1906年起, 先後發動了萍瀏醴起義、黃岡起義、七女湖起義、欽廉防城起義、鎮南關起義、欽廉上思起義、雲南河口起義、廣州新軍起義和黃花崗起義, 但全部以失敗告終。正當失望之餘, 1911年10月武昌起義突然爆發,全國各省紛紛響應宣布獨立。1912年2月,清宣統帝退位,從此結束了清王朝自1644年起對中國長達268年的封建專制統治。

看到這裡, 有人一定會將”光復香港時代革命”聯想到了”驅除韃虜恢復中華。無論如何, 有一件事是千真萬確的。孫中山曾在拔萃書院和香港大學的前身接受過完整的西式教育,他曾說過他的革命思想完全來源於香港, 而香港的確是辛亥革命的策源地和大本營。或許有人對現今的“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不甚理解, 那就看看英文咋說的?”Free Hong Kong, revolution now!”不錯, 帶皇冠穿龍袍的皇上不見了, 但許多國人心裡不踏實, 盼皇上盼青天, 因此就有了穿西裝扎領帶的獨裁者在這快土地上不停地攪和, 造就了革命香火不斷, 好戲連台。

日前於深圳舉行的”香港局勢座談會”上, 北京"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指出:正如香港不少人士所說,修例事件已經變質,帶有明顯的“顏色革命”特徵。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也表示,現在這場鬥爭已經是一場關乎香港前途命運的“生死戰”“保衛戰”, 已經到了退無可退的地步。近代史上,孫中山對大清, 毛澤東對蔣介石, 後來毛澤東對劉鄧, 鄧小平又對“四人幫”。。。好不熱鬧!看來一場革命與反革命的大較量又在中國上演了。

現代中國人一向喜歡戴革命的帽子, 但極其害怕被打成反革命。毛時代向外界輸出世界革命的同時, 又在內部鬧起了十年的“文化大革命”。不過那個時候, 革命者吃香喝辣; 被打成反革命的, 又分為歷史和現行犯兩種。不幸攤上任何一個,只有隨時被人宰割的命運。許多中國人熱愛的習大大自東方又紅以來, 掛在嘴邊上的是洋馬列的“不忘初心, 牢記使命。”雖然包上了“中國夢”的外殼, 但別忘了, 這個初心或使命100%與共產革命有關, 與中華文化沒一毛錢關係。不過,將毛的“世界革命”改成了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注意啊, 甭管你已逃到哪裡, 大伙兒的命運還在人家的手上, 是殺是剮或是同歸於盡, 由不得自己。

許多大陸人心底里認為, 但不願說出來:我們才是洋馬列的真傳人, 港台人不過是英美的走狗, 我們必須同化他們, 當然還有那個台灣。 香港的年輕人大慨早已聞到了北方的專制火藥味, 不如先扯出“革命”的口號, 這樣就一定會有反革命出現了。在許多香港人看來,他們才是華夏文化正統的繼承人, 韃虜文化和蘇俄文化都是外來的東西。 孫中山如此, 現代的港人也不會例外。從香港開埠到現在, 她都是無數中國人的希望, 是千年來躲避北方韃虜文化的最後庇護城, 百多年來更是如此。林鄭要推<逃犯條例>, 港人能不拚死最後一搏嗎?許多港人認為:王志民只說對了一半, 這場抗爭不僅是香港前途命運的“生死戰”“保衛戰”, 更是華夏民族“崖山之戰”的翻版和“辛亥革命”的延續。今天的“香港革命”, 無論從數量, 人口比例和動員力量都遠大過孫中山的時代, 據說超過90%的年輕人都站到了北京的對立面。

中國人為皇權鬥來鬥去,確實是悲哀, 也是人類的奇葩!這讓我想起了魯迅的話, 中國人的文化, 邏輯和生存法則就是“人吃人”。我可以隨時革你的小命, 你不能對準我的命有任何不敬, 更不能扔掉我的護命符。看看那個扔掉國旗的小動作比幾百萬人上街還重要, 還揪心, 還另無數人心碎! 大陸媒體多年對香港人的整體描述, 不外乎是務實重商, 不問政治, 愛錢貪利,崇洋媚外等等。突然這裡鬧起了革命, 一定驚掉了許多厲害國強人的下巴。大陸對“香港革命”的標準答案:外來敵對勢力的挑唆和操控, 加上年輕人不滿麵包不夠, 及沒有前途的盼望。對比當年大清重臣李鴻章看待香山富少孫中山上書的態度, 有兩樣嗎?

香港人是世界上智商最高的群體之一, 也是華人社會裡最具有公民意識的華人。公民不是順民, 刁民或是自認為草民, 否則怎麼會成為世界的三大金融中心?大陸媒體把如此規模的群體抗爭,貼上“港獨”的標籤, 意在為後續的動作找借口。整體上,香港人也是所有華人社會裡最親中的人群,這個“中”當然不會是中共。要說“獨”的鼻祖, 人們還要公推孫中山和毛澤東。點到為止吧, 何須多說? 講到中國的近代史, 革命總是和獨立糾纏在一起, 實在不值得大驚小怪!

為了與朝廷對抗,孫中山成立了“中華革命黨”,並幾乎與所有的海外勢力勾勾搭搭, 洋人多時在台後, 有時也會衝到台前, 當然海外華人才是“革命之母”。孫中山的反專制,追求自由民主的立場被祖國視為洪水猛獸, 結果他在北方臭名遠揚, 在京城更是被99.9%的大清子民咒罵, 但孫被東,西洋人追捧, 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大清上下恨不得皇上效法明末帝, 如千刀萬剮袁崇煥那樣, 撲滅香港和南方的大革命。後來上位的毛澤東有樣學樣,乾脆公開稱斯大林為父了, 他並自吹自擂總結到:世界人民的正義鬥爭都是互相支援的。不得不說, 如今的革命反對派雖然銀子花的不少, 但底氣不足, 數來數去, 僅剩下北朝同命相連的金三胖, 公開跳出來, 要和香港人過招。

反對專制與追求民主的示威已進行了兩個月, 厲害國的坦克還沒有及時沖向香港的大街, 讓許多盼望的人或者是部分港人心中的“反革命”不解, 失望, 困惑或者是憤怒。心中怨恨是難免的: 那些上街的香港人都要被革掉命了, 怎麼還敢不下跪? 難道還高我們一等?換成我們發下怨言試試? 因為他們不知道祖先“義和團”“扶清滅洋”的下場。洋人與假洋人的命遠遠大過奴才的小命, 洋人還未開槍, 最先被西太后祭旗砍頭的一定是自己的奴才。 香港人實在太聰明太現實了, 無論大清多麼盛世, 日本人多麼強悍, 都死抱英美大腿百年不放。結果這個彈丸之地冒出了一個香港人又是美國人的偉大革命先行者, 並成為民國的大總統, 他就是宏揚三民主義的孫中山。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