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雅2019-09-17 19:43:54

這是我們一家三口。左邊的花帽子是小香菇,中間是老頭,我是右邊的有獠牙的。什麼家畜有獠牙你是知道的吧。

這幾天不知怎麼搞的,好像有點感冒。我很多年不感冒了。應該是過度勞累,沒有休息好,抵抗力下降。十幾天前的馬拉松,餓獸模式破了個人記錄,回來立即跟上大部隊,13天後就恢復到18英里。因為現在是訓練高峰季節。這一周大概就是最魔鬼的地獄周了。總里程雖然不到去年此時的每周70英里,但我覺得更難了。因為加大了強度。上周三,跑錯了速度,累慘。明天又是周三,強度更大,我有點心虛。而且周末還有長跑,20英里。本周總里程62英里。

可就是這個時候,工作特忙。上周四工作到7點半,周五工作到8點。更糟的是,收到了雜誌社的電郵,我的一篇文章修回,截止期十月底。之前要找不同教授,專家,某些數據要補充。還要去實驗室。現在的情況是,千頭萬緒,什麼都壓在每天的24小時。稍微不注意,睡眠時間就會受到侵犯。沒辦法,要掙錢養家,要買“跑鞋”汽車。各個事情之間轉換,就像大學課間換教學樓似的衝鋒,更像鐵人的T1,T2。

我沒有落花條件好,是三口小家庭。孩子小,老公要工作,因為我的跑馬,他擔當了很多。本來他是玩斯巴達的,我跑步也是他鼓勵出來的。現在因為要就我,他每年只玩一次斯巴達,我很感動。相互體諒吧。落花勾引我玩鐵人,我很想啊,可是看到老公的奉獻,我又忍不下心,開不了這個口。既然如此,我的訓練還是要靠自己。同時要多擔當一些家裡的事情。

下面幾周其實都是很魔鬼。有時累慘了,上個網,連打字的力氣都沒有。藍獸,香菇。哭

但是,我的這些訓練強度,和落花一比,簡直不值一提。她雖然有父母幫忙,愛她的老公還半夜給她的車加油。但這兩周是她最地獄般的訓練。每天訓練兩次。強度越來越高。這周六游泳1小時,騎車3小時,跑步2小時。什麼概念?雖然她沒說,可這是半鐵啊!是奧林匹克鐵人三項的兩倍運動量。因為高溫,她的自行車爆胎,她頂著108度(42C)的酷熱換胎,這個溫度,就是站在那兒6小時都會暈倒,別說還要超強極限運動這麼久。她騎完了實在沒勇氣在這高溫下再跑個半馬,就很羞愧地發簡訊給教練,祈求能不能用跑步機完成。教練怎麼回答她的呢?

教練沒有理她。她去室內的跑步機跑完了2小時。完成後回到車上,教練簡訊說,跑步機可以,抓緊時間休息。可憐的落花就趴在方向盤上哭。

不能太晚,因為第二天早上的訓練將接踵而來。

都說馬拉松艱難,鐵人更是不可想象的艱難。但比賽,只是最後執行一下,最艱苦的是訓練,是長期的訓練,尤其是這兩周,馬上要衝到頂峰的兩周,身體已經不是自己的。比賽那天,觀眾歡呼,拱門,獎牌,鮮花,親人朋友的擁抱,那天不是最難的。最難的,是現在,沒有人看見落花在哭,只有她的方向盤知道。

每年十月是比賽最多的季節,落花大鐵那天,北美同時還有20場馬拉松。美國15場,加拿大5場。所以九月是訓練最艱苦的日子。謹以此篇與所有正在流血流汗流眼淚的奮鬥者共勉。

We can do it~~!

堅持,再堅持兩周,加油!

 

 

sansemao2019-09-17 20:00:10
我年紀大了,看著都累。
布蘭雅2019-09-17 20:13:48
高峰期確實靠毅力了。
sansemao2019-09-17 20:25:13
我5k分泌的化學物質就夠用了。那個大坡,我還是仰望你們吧。
喜喜哈哈2019-09-17 20:44:38
What is 斯巴達?
喜喜哈哈2019-09-17 20:46:24
By the 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