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歌2019-09-15 17:25:03

      只要不怕麻煩,護照改名換姓還是可以做得到的吧。可這文學城要改個名字,門都沒有。六七年前年我來文學城註冊,是見到網路上一位叫碗叮噹的拿手好菜配著一首她唱的紅歌送紅軍,被她美妙歌聲打動,想都沒想立即就註冊了這個筆名。沒想到這名子帶有政治色彩,一位反黨分子聽我貼了一首紅歌,差點把我當成薄瓜瓜的兒子。於是我從那時起就下定決心要改名換姓,重新做人。三番五次地要求,沒有得到批准過,也不告訴為什麼。看來文學城的那些以馬甲作案的犯罪份子比拉登的影響一點都不小,把網管們嚇到好壞不分,草木皆兵的地步。進趟城裡,一律都要做安檢。拉登讓這個世界向前的腳步永遠慢了下來;文學城的馬甲們讓城裡的人氣一減再減,他們都是永遠的勝利者。我還算有志氣,離開了,一去五六年沒登陸;有事來看看,也是把手捂住眼睛,從手指縫隙里瞅瞅,沒真來過。前年看一個單身父親在股壇介紹他如何對孩子拳腳相加打服孩子,贏得滿堂喝彩,沒想到我離開這麼幾年,這世界就墮落到這種地步!我把志氣賭氣先放到一邊,專門註冊了一個郵箱,選了用來對付那傢伙的筆名,獲得了文學城的另一個通行證。後來那傢伙又到子壇介紹他武力制服孩子的經驗時,我給了他當頭一擊,對那些欣賞打孩子的父母起到了一定的教育作用,效果還算不錯。自那以後,我的那個id 基本上就完成了他的歷史使命。在歌壇就用了那麼 一次,13周年壇慶,獻了一首歡慶歌曲二重唱[青藏高原]。 

不久前剛剛開啟了我的人生養生模式,唱歌為養生之道首選,據說唱了貼到網路上會對身心健康起到錦上添花的效果。可我現在的那個專用網名用在歌壇太煞風景,於是又激活了我的這老ID。這次保持我的高姿態,要求也隨之降低,決定向網管申請只改半個名字的半個字。考慮到這年頭誰也不欠誰的,決定把我名字的歌字去掉欠字,想必網管會通情達理,予以批准。

據說唱壇新的領導班子,直接過渡到集體領導了,令人振奮。聽說唱壇七大常委中有五朵金花,應該比中共七大常委高大上的多,希望ta 們能給我改名的要求給予支持和幫助。謝謝!

快兩首歌的時間了,發兩首歌表示表示誠意。月亮今天還是圓的,這裡再讚美她兩次。預祝唱壇各位新老網友明年中秋愉快!

我的月亮:

敖包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