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qy682019-09-17 20:40:28

旅行中的一天在旅館休息刷微信,看到起起在班委會群里提出一首歌一個故事的活動構想,正在開車的菇菇瞬間激動地呼應叫好,緊接著活動文案就發到壇里,之後小五負責把活動通知推到城頭廣而告之,起起去笑壇和她的同桌及笑友打招呼,這前後不到半小時的時間,一個別開生面的唱壇活動就出台了。舉賢不避親,必須說這個活動的創意太好了,尤其適合大媽懷舊~~

 

———中年大媽的懷舊搖籃曲分割線——————

 

 

休假旅行回來,吃得腦滿腸肥嗓子細,還顧不上唱歌,心裡倒是想著能早點參加唱壇活動,於是從全民K歌里找庫存,一打眼看到自己年初時錄的這首搖籃曲,K歌里還寫了這樣的前言:”兒子還記得這首小時候哄他入睡的搖籃曲。。。。再為長大的大寶貝唱一遍

 

 

遙想大媽當年,哄娃睡覺時哼唱的歌不只這一首,但唯有這一首搖籃曲我們母子倆都記憶猶新。女兒兩歲半的時候兒子出生,小姐姐是看著媽媽的肚子一天天變大,我以為她和我一樣期待弟弟的到來。住院生產那天把她交給一個朋友照看,老公陪我一起去醫院。兒子晚上出生,第二天一早老公把女兒從朋友處接到醫院,女兒看到新生的小弟弟也是滿心歡喜,看著女兒輕手輕腳的撫摸弟弟,為娘的心裡無比欣慰和滿足,沒有絲毫產後的疲憊和倦怠,信心滿滿地準備做一個全新的倆娃的媽。

 

不過這短暫的欣慰和滿足在出院回家后就被日常的忙碌瑣碎甚至焦頭爛額所替代。頭一樁之前沒想到的是,月子里哭聲最響的不是剛出生的兒子,而是兩歲半的女兒。我只要一給兒子餵奶,女兒就在旁邊放聲大哭,儘管我不停安慰她,媽媽把弟弟喂好就陪她玩,她還是哭個不停。不誇張地說,至少有三個月的時間,只要不是姐姐的睡覺時間,每次弟弟吃奶的時候都有姐姐的哭聲做伴奏。一次一個鄰居來串門,目睹我一人在家帶娃的日常,她感嘆我家弟弟如何能在姐姐的嚎啕大哭聲中安然入睡。我告訴鄰居,只要把弟弟喂好放在他的小床上,姐姐的哭聲立馬戛然而止,弟弟只要睡覺就能換來一片清靜。本來哭喊著央求我跟她玩的女兒見弟弟睡了,也安安靜靜能自己玩。女兒就是見不得我抱著兒子時的親昵,她感覺自己被忽視被冷落了。

 

寫到這裡,想到當年在朋友家聚會時偶遇的一位熱心的大姐,聚會時她一直逗我女兒玩。大姐對我說:你家這兒子胖乎乎圓滾滾,長得實在太可愛了,到哪裡都會成焦點,你家裡也沒有老人幫忙,一個媽媽照顧兩個娃很辛苦,一定要多關注女兒的心理需求,之前家裡只有她一個孩子,獨享父母的關愛,有了弟弟后她的感受猶如當妻子的見到丈夫有了新歡一般,她比弟弟更需要媽媽的愛。兩歲多的娃娃沒有姐姐弟弟長幼有序的概念,對她應該比之前更多一份用心。

 

因為這位大姐的提醒,同時也是精力上實在來不了,平日對兒子的照看相比初為人母時對女兒的照料要粗放多了。女兒一歲前的時候,我是24小時隨時待命,只要聽到她的一點風吹草動,不等她哭出聲就立馬伸出援手抱到懷裡,甚至在她熟睡的時候也會時不時看她幾眼。兒子就沒這個待遇了,有時忙著做飯,油鍋在灶台上,聽到他從卧室傳來的哭聲,也就只好由他哭去。有時哭的聲音很大,女兒都不忍心,跑過來認真向我彙報:弟弟哭了,媽媽去看看弟弟吧!等我廚房忙乎停當,再去卧室看搖籃里的兒子,有一半的情形是他哭完又睡著了,胖胖的小臉上還掛著委屈的小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