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inlight2019-09-17 12:36:58

78年前的今天: 日本對美不妥協、不肯放棄自己的一帶一路,結果導致世界大戰


2019年5月10日,美國正式對來自中國的2000億美元商品徵收25%的關稅。 這標誌著中美貿易談判基本上已經宣告破裂。這一破裂還不僅僅是發生在經濟領域。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華盛頓智庫哈德森研究所發表了抨擊中共政策的演講。

美國副總統彭斯

彭斯開篇曆數美國過去幾十年對中國的巨大支持:向中國投資、幫助培養人才、打開世貿大門等,並重申川普總統的講話:過去25年,是“美國重建了中國”,但如今中國卻成了美國的重大威脅和對手。2019年4月30日,來自佛羅里達州的共和党參議員魯比奧在華盛頓里根研究所發表了抨擊中共紅色帝國的演講。魯比奧說:“我認為,我們已經到了一個新的轉折點,一個必須謹慎對待的轉折點。”“在華盛頓和美國的政策制定者中,越來越多人正在達成一個共識:習近平和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國已經成為美國、並最終將成為世界和平“近乎匹敵的戰略對手”。

參議院盧比奧


如果說,彭斯副總統去年“十一”的講話是對中國的警告,標誌著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對中國的覺醒,那麼今天魯比奧參議員的演講就是對中共宣戰的檄文,標誌著中美間已經全面鋪開了從經貿到科技,從海洋到陸地,從太空到信息全面競爭的戰場.目前,中國和美國在亞太地區爭奪益發激烈,如何分析和預測雙方的態勢,我們不妨通過研究歷史來得到一些啟示。同為東亞民族,日本對美國在亞太戰略博弈的歷史是一個很好的參考。讓我們先來回顧一下上世紀前半葉美國與日本在貿易、外交和軍事的矛盾和談判的歷史。


一,日本版“一帶一路”在亞洲的擴張以及與日美關係的惡化。


19世紀末未至20世紀初,雖然日本通過明治維新進行現代化而躋身工業列強,但由於缺乏優質礦產和能源,其發展已經逐漸不可持續。

日本教育家福澤諭吉


此時,日本教育家福澤諭吉在其著作《脫亞論》中,認為日本與中國是近鄰關係,而日本已經成功現代化,但中國仍然是發展中的落後地區,所以他認為要幫助中國改善基礎設施,建設中國,否則中國如果無法擺脫西方列強控制,被西方列強繼續插管吸血,最後將會牽扯日本,使日本也受到損害。“大 東 亞  共 榮 圈”思想,也就是日本版的“一帶一路”理論開始出現,這是一種帶領亞洲國家走出西方列強殖民剝削的主張。這類理想主義受到日本群眾普遍歡迎,也吸引了一部分亞洲國家的反殖民主義的獨立運動支持者。

大東亞共榮圈——日本版“一帶一路”


1929年,資本主義經濟大危機爆發,引起資本主義各國瘋狂地爭奪國外市場。在遠東太平洋地區,由來以久的以中國為焦點的美日霸權之爭再度激化。地盤小,資源少的日本走上了對外擴張的道路,企圖染指東亞、東南亞,乃至整個歐亞大陸,對美國的“門戶開放”政策形成嚴重威脅。而美國由於經濟危機的衝擊,在30年代初期對日政策主要採取“不承認不干涉”日本擴張的接觸政策。


1931年,日本發動“9.18事變”。9月24日,美國國務卿史汀生向中日兩國發出備忘錄,要求停止軍事行動並撤退軍隊。而關東軍卻進一步擴大軍事行動,直至日本完全控制東三省。1932年1月17日史汀生宣布對日本單方面以武力改變中國現狀一概不予承認的所謂“史汀生主義”,美國的口頭抗議並未使日本屈服。

1月28日,日本發動上海事變,直接觸犯了歐美在華的權益,歐美對日的軍事行動表示了強硬態度。日本為了保住滿蒙的既得利益,於5月5日簽訂停戰協定。此時,日本控制的“ 滿 洲  國”已宣告成立。

 

 

美國國務卿史汀生

日 本 退出 國 聯  后 , 更 是 一 意 孤 行 , 一 方 面鞏 固 在滿   洲 的地 位 , 另一 方 面 向 中      國華 北 地   區 發 起 攻 勢 。 1 9 3 3 年 7 月 1 日 ,日 本 外 務 省 情 報 部 部 長 天 羽英 二 宣 稱 要 排 擠美 英 在 華 勢 力 , 關 閉 中 國 門 戶 ,把 中 國 視 為 由 日本 獨  占 的“ 保 護 國” 。 針 對 日本 的 武 力 挑釁 , 美 國 新 任 總 統 福 蘭 克林 · 羅 斯 福,  在 承 襲 史 汀 生 不承 認 原 則 的同 時 , 積極 加 強 海 軍建 設 , 以此 刺   激 國 內 經 濟 復興 和 在 軍事 上 抗 衡 日 本。 

 

 

美 國 總 統 富 蘭 克 林   羅 斯福

1933年6月,羅斯福從公共建設工程中撥專款2.38億美元,建造總計有12萬噸的30艘艦艇,這個數字和國會已經同意建造的共達1.7萬噸的5艘艦艇加在一起,建設費用總數是1916年以來海軍建設費用的三倍,也是從那時以來最龐大的一項海軍建設計劃。1934年初,羅斯福又促使國會通過《文森擴充海軍法》,規定建造和更新艦艇的數量達到1922年華盛頓和1930年倫敦兩個海軍條約所規定的最高限額,計102艘新艦。〔1〕鑒於國內孤立主義勢力強大,為了保證新政的順利實施以及避免陷入對日貿易關係的危機,羅斯福在提出海軍計劃的同時,又批准了一項不付諸任何行動,毫無刺激的遠東政策。另一面美國則通過增加對國民黨政府的經濟技術援助,扶植中國統治集團中的親英美派來抗衡日本。1933年3月美國對蔣政權提供了五千萬美元的棉麥借款,出售飛機給中國,並積極策劃宋子文、孔祥熙組織新銀行。這些措施有利於美國經濟振興和控制中國市場,但卻加深了與日本的明爭暗闐。1934年4月天羽英二發表聲明,聲稱日本負有“維持東亞和平與秩序的使命”,意味著日本欲取代美英在遠東的地位,美日矛盾步步升級。


30 年 代 后 半 期 , 美 日 遠 東 爭 霸 矛 盾 激 烈 化 , 美 國 的 對 日 政 策 趨 於 強 硬 , 並 逐 漸 向 接 觸 + 遏 制 政 策 轉 變 〔 2 〕。 1 9 3 6 年 1 月, 羅 斯 福 發 表 國 情  咨 文 說 :“  許 多 宿 敵 死 灰 復 燃 , 昔 日 的 激 烈 情 緒 又 冒 出 來 , 擴 充 軍 備 和 擴 大 勢 力 的 新 的 騷 亂 , 正 在 不 止 一 個 地 方 抬 頭。”

 

 

〔3〕

日 本 聯 合 海 軍 長 門 號  戰 列 艦

 

 

羅 斯 福 清  楚 地 認 識  到:如  果 允 許 一 個 極 權 主 義  的 國 家 在 歐 亞 大 陸 建 立 穩 定 的  地 區 霸       權 , 那  么  這 個 極 權 國  家 遲 早 將  無 可 避 免   的 向 全 球 輸 出 它 的 極 權 邏 輯 , 最 終 美 國   的 安 全  將 遭 受 威 脅  。 1 9 3 6  年 2 月 , 不 顧 孤 立  主 義 思 潮 的 阻 撓 , 羅 斯 福 總 統 要 求 國  會  撥 給 海  軍 有 史 以 來 最 大 的 巨 額 款 項 ,建 造 大 型 軍 艦 , 以 抵  銷 日 本  在 遠  東 的  軍 事     影響。是 年 ,日 本 召 開 五 相 會 議 ,確 定 其 “ 根 本 國 策 在 外  交 和 國 防 相 互 配 合 , 一 方      面 確  保 帝 國  東 亞  大 陸 的 地 位 ,另 一 方 面 向 南 方 海 洋 發 展”〔4〕。並 正 式 終 止 了 《 華  盛 頓 限 制 海 軍 軍  備 條 約》。

 

1 9 3 6 — 1  9 3 7 年 日 本 軍 費 高 達 1 0 . 6 億日元,1 9 3 6 年 單 為 入 侵 華 北 的 軍 事 需 要 就 增 加 預 算 開 支 1 7 8 0 萬 日 元 , 且 軍 隊  技 術 裝 備 大  大 提 高 , 人  員 、 武 器 大 為  增 加 。 1 9 3 7 年 日 本 步 兵 師  團 的 大 炮 裝 備 數  量 幾 乎 趕 上 英  美 , 超 過 法 國  , 作 戰  飛 機 數  量 也  大 大 增  加 。 此  外 , 還 建  立 了 世 界  最 大  的 戰  艦 。 1 9  3 7 年“七   · 七 事 變 ” 后, 日 軍 在 華 擴 張 頻 頻 得 手 , 美 國在 華 權 益 受 到 沉 重 打 擊 。在 遠  東, 日 本 大 有 席 卷 中 國 、 占 領 西 太 平 洋  之 勢 , 形 成  對 華 盛  頓 體 制  的 強 大 沖 擊 ,  美 日 矛 盾  迅 速  激 化。

 

日 本 聯 合  海 軍  大 和 號 戰 列  艦

 

 


面 對 日 本 的 瘋 狂 擴 張 , 美 國 政 府 決 策 人 有 區 別 地 對 待 擴 張 者 與 被 擴 張 者 已 初 露 端 倪 。 1 9 3 7 年 6 月 , 羅斯 福 撤 銷 國 務 院 反 蘇 的 東 歐 事 務 司 。 〔 5 〕 以改 善  中 蘇 關 系 , 抗 擊 日 德 結 盟 。 中 日戰 爭 爆 發 后 , 羅 斯 福 頂 住孤 立 主 義勢 力 , 遲 遲不 宣 布 實 施 “ 現 購 自 運 ”的 “ 中 立 法 ” , 認 為 “ 中 立 法” 對 中國 是 不 利 的 。1 0 月 ,發 表 “ 防 疫 演 說”。

 

 

二 戰 日 本 頭 號 戰  犯 東 條 英 機

 

 

美 國 海 軍 列 克 星敦 號 航 空母 艦

 

1 2 月 1 2 日 , 日 本  空 軍   炸   毀    停  泊  在   長    江   的  美   國  炮  艦  和   3     艘   油  船   的  “   帕  奈   號   事  件   ”   后  , 羅   斯 福 研 究 了 懲 罰 和 制 裁  日 本   的   幾  個   方   案 。

 

 

1 7    日 他  對   內   閣   說 ,   他   有  權     對    日   本 實   行  經 濟   制  裁 , 特  別   是  禁   運 棉  花       、 石  油   和   其 它   貨   物   , 他   還   研   究 了  可   能   采 取    的 海  軍   行 動  。


次 日  ,   他 又  對   內   閣  說  , 英 美   兩 國  可   以 從   阿   留  申 群   島  到   新 加  坡    的  航   線上     ,  對 日   本  實   行 封   鎖  , 這   個   任  務 比   較  簡   單  ,   不 要  一   年   日 本  就   會 屈   服  , 並    指  出   他 不   久  將   要 求  國   會   批  准   比 原  定   計 划   更  大 的   海  軍 預   算  。

 

羅   斯 福 的 談話 , 反 應了 有 遏 制日 本 的 傾向  。但 同 時 他 又解 釋 說 ,當 他 需 要  得 到 的結 果 , 如 同 發 動 軍 事 行動 取 得的 結 果一 樣 時 ,他 “ 並 不 願 意 通 過戰  爭 去 解 決” 。 〔 6〕  羅 斯 福在 積  極尋   求 一 條公 眾支 持 的 非戰 爭 手 段  的 抵 抗日  本 的 道    路。

 

 

1938—1939年,日本大舉進攻,佔領大半個中國,在太平洋上佔領東沙群島、金門、廈門、南澳和海南島等地,形成了攻擊菲律賓、新加坡的有利地位,擺出了一副決心控制西太平洋、與美國平分太平洋的架勢。〔7〕1938年11月3日,日本近衛發表建立“東亞新秩序”的聲明,實際上是對美國在東亞的地位和“門戶開放”政策的直接挑戰。躲在避風港的美國大為震驚。美國在遠東,開始強調援華需要,採取較強硬的立場反對日本在中國及太平洋地區的擴張。

日本在亞洲的擴張

1938年1月,羅斯福再度建議國會撥款10億美元以擴建海軍。6月對日本實行道義禁運,禁止向從空中轟炸和平居民的國家出售飛機和製造材料,這是遏制日本擴張的最初嘗試。10月羅斯福宣布增加3億美元國防經費,並提出擴大美國的航空工業,要求年產1.5萬架飛機,用以對付日益猖厥的東西方法西斯勢力。12月,美國表示不承認日本在不屬於它的主權範圍內建立“東亞新秩序”的主張,並向華貸款2500萬美元。1939年1月4日,羅斯福向國會提出咨文“要以不打仗但比空話更強烈、更有效的方法來抵抗擴張。”〔8〕3月,再次向華貸款1200萬美元。4月,美國將艦隊轉移到太平洋牽制日本。5月,國會通過海軍擴建法,決定加快造艦進度,計劃十年內造艦115萬噸。1939春夏在討論修改“中立法”時,羅斯福主張堅決廢除“中立法”,以援助中國等被擴張國家,由於孤立勢力的強大,羅斯福暫時終止了廢除“中立法”的鬥爭。6月將太平洋地區對日作戰的“橙色計劃”發展為歐亞兩線作戰的“彩虹計劃”,將亞洲戰爭與歐洲戰爭聯繫起來,援助被擴張者,以抵抗法西斯同盟的全球威脅。7月26日美國通知日本《美日商約》在1940年1月26日到期后不再續訂。1940年4月美國再次貸款2000萬美元給中國,而對日貿易卻在限制中縮減。

 

 

二、太平洋戰爭爆發前夕的美日談判與破裂

 

應該指出,截至1940年美國對日本的經濟制裁只是在局部的有限範圍之內,日本最重要的戰略物資石油仍不屬於禁運之列。美陸軍部長史汀生、海軍部長諾斯克都主張對日全面禁運,但遭到美國軍方領袖馬歇爾和斯塔爾的反對,羅斯福也不贊成對日採取激烈措施。在11月底的一次內閣會議上,他贊成國務卿赫爾的對日政策:“打一場後衛外交戰,而不是相逼太甚以致使日本為獲得軍需補給而攻擊荷蘭(指荷屬東印度—現印尼),用這個辦法來儘可能繼續使日本放慢它的戰爭步伐。”1941年1月,兩名美國傳教士從日本回國,帶回了近衛內閣關於解決日美分歧的非正式建議,雖然羅斯福對通過談判能否解決美日分歧持懷疑態度,但還是鼓勵與日本進行對話。

美日談判歷史圖片1

 

羅斯福不贊成對日立即採取嚴厲的制裁措施原因有三,第一,美國還沒有在太平洋做好投入戰爭的準備,它的擴軍備戰剛剛起步,大量民用工業還未轉入戰爭軌道;第二,國內孤立主義者極力反對美國參戰。羅斯福為爭取1940年底第三次競選連任總統取得成功,消除選民對美國可能捲入戰爭所懷的憂慮,10月30日在波斯頓發表演講,向全國選民中的父母們保證:“你們的孩子不會被派到國外去打仗”;第三,美國的戰略重點在歐洲。支持英國抗擊納粹德國的侵略比美國單獨對付日本更為重要。法國敗降后,希特勒的侵略勢力席捲大半個歐洲,對美國的安全構成嚴重的威脅。而日本在亞太地區的擴張,雖然嚴重地損害美國的利益,但還沒有直接威脅到美國自身的安全。美國一向認為納粹德國是最危險的敵人。1940年9月28日,即德意日三國軍事同盟條約簽訂的第二天,羅斯福召開高層決策性會議,確定了“先歐后亞”的戰略方針。在大西洋對德國的侵略擴張採取攻勢,在太平洋對日本採取守勢,先穩住日本,制止日本的擴張,等歐洲戰場接近勝利的時候,再集中力量對付日本。蘇德戰爭爆發后,羅斯福再次強調:“希特勒是人類公敵”,“今天世界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打敗希特勒和希特勒主義”。

 

 

因此,美國對日本採取既敞開談判大門,又繼續保持一定壓力的政策,力圖通過曠日持久的外交談判贏得時間,增強軍事實力,迫使日本不敢輕舉妄動,以避免或推遲同日本發生直接的軍事對抗。而日本方面對美國開戰的準備工作也尚未就緒。為了放手南進,日蘇關係也有待調整,為擺脫中日戰爭長期化的困境,日本也希望通過日美談判誘使美國向國民政府勸降。

美日談判歷史圖片2

 

 

1941年6月22日,蘇德戰爭爆發。德國突襲蘇聯雖使日本的對外政策一度陷於混亂,一時為日本的北進論提供了十分誘人的時機,但冷靜思考,權衡全局,日本的根本出路在南方。因為北進對日本來說,不但在軍事上行不通,而且在經濟上也無所得。根本解決不了戰略物資上的燃眉之急。而南方盛產石油、錫、鋁礬土、橡膠、大米和奎寧等。這些物資都是日本維持戰爭經濟必不可少的。據東條在戰後東京國際軍事法庭上供稱,日本在德蘇戰爭爆發前就已決定進攻荷屬東印度。6月21日,松岡對德國駐日大使奧特說,日本不準備同荷屬東印度恢復談判,日本將使用武力。日最高統率部認為,作為進攻荷屬東印度的第一步,必須先得到印支南部的海空軍基地,以便給遠征軍提供足夠的掩護。6月25日起召開的大本營——政府聯席會上,首先批准了 進駐法 屬 印 支南部的《關於促進南進施策的方案》,7月2日的御前會議上又作出《適應形勢演變的帝國國策綱要》,決定:“無論世界形勢如何演變,帝國將堅持建設大 東 亞 共 榮 圈。”“首先,根據《關於促進南方施策的方案》,貫徹執行對法 屬 印度 支 那 和 泰 國 的各 項 措施,藉以加強向南方擴展的態勢。帝國為達此目的,不惜對英美一戰”。

美日談判歷史圖片3

 

1941年7月12日,日本駐維希公使加藤接到命令,要他向法國海軍上將達爾朗提出如下交涉,進一步吞噬印支南部:日本向印支南部派遣必要數量的陸軍、海軍和空軍;日軍佔領柬埔寨和交趾支 那的8個空軍基地;租借金蘭灣和西貢的兩個海軍基地;日軍享有完全的行動自由。如果維希政府接受上述要求,日本將繼續保證印支的領土完整和法國的主權。否則,“印度支 那的局勢或許會發生嚴重的變化”,這實際上是最後通牒。同時,松岡外相還通過外交途徑請求德國向法國施加壓力。日本還警告說,達爾朗務必在7月22日下午6時前答覆。限期一到,不管法國同意與否,日軍將開進去。7月21日,達爾朗接受了日本的要求。23日,雙方就日軍進駐印支南部的細節達成協議。28日,日軍開始進駐印支南部。

日 軍 進攻 印 度 支   那 半    島

日本在分開發布日軍進駐印支南部的消息之前,於7月25日訓令駐美大使野村將日本進駐印支南部的意圖通知羅斯福,說明進駐的理由是為了自衛,並強調日本將始終努力改善正在談判的日美邦交。儘管東京在事前一再否認日本有佔領印支南部的意圖。但美國已截獲了日本7月2日御前會議的討論摘要,7月19日又破譯了日本駐廣州總領事發給外務省的一份電報,其中透露日軍佔領印支南部是為了進攻荷屬東印度和新加坡鋪平道路。這份電報對正在進行的美日談判產生了重大影響,它好比一副清醒劑,使美國決策層一下子明白過來,日本在對美國玩弄把戲,一面假心假意地進行日美和平談判,一面又悄悄地加緊推行向東南亞的侵略計劃。美國從中看到了妥協與綏靖根本無法遏制日本的擴張野心。羅斯福以此為契機,基本中止了對日本的綏靖政策。他決心通過各種各樣的禁運,以對付日本企圖控制東南亞的新要求。羅斯福認為,如果日軍佔領印支北部還是為了切斷滇越鐵路,為了戰勝中國,那麼日軍再佔領印支南部就絕對是為了進軍東南亞而準備跳板。

 

應該指出,美國的各種各樣的禁運中,最有效地打擊日本的一張王牌是石油禁運。因為當時日本的能源70%以上依賴進口。正如赫爾所說,“禁運石油對於日本來說,確實是一種除戰爭以外最有效的制裁”羅斯福下決心打出這一張王牌也有一個曲折漸進的過程。加滕向達爾朗提出日軍佔領印支南部的一系列要求后,7月18日羅斯福在同他的內閣研究制裁計劃時,仍反對對石油全面禁運。“因為這可能會刺激爆發太平洋戰爭。”海軍部也提出警告,“採取制裁措施可能意味著同日本開戰,而美國海軍尚未做好這種準備。”

 

當維希政府接受日本要求的消息傳來時,羅斯福只是下令凍結日本資產,對所有同日本的貿易實行許可證。至於石油的許可證是否簽發將視情況而定。可見羅斯福還不打算馬上禁運石油。羅斯福解釋說,向日本出口石油是為了美英自身的利益,可以使日本人不入侵荷屬東印度,從而防止一場南太平洋的戰爭,以免中斷重要的供應線。同時,羅斯福還建議日本撤出印支,由幾個大國保證該地區的中立化。7月24日晚間,羅斯福在批准凍結令之後接見了日本大使野村,表示倘若日本接受他的建議,美國將許可對日本輸出某些物資,包括石油在內。企圖以此來避免同日本的正面衝突。雖然總統對他的建議不抱什麼希望,但還是把它看作“防止日本向南太平洋擴張而作的又一次努力”。

 

然而羅斯福的剋制態度並沒能勸阻日本南進的步伐。日本當局對羅斯福的印支中立化計劃不屑一顧,1941年7月28日,日軍按預定時間開進印支南部。同時還凍結英美荷在日本的資產。這樣,羅斯福希望避免衝突的努力破產了。

 

經美國國務院、財政部討論后,8月1日羅斯福發布命令,禁止向日本出口若干種物資,包括所有可作為飛機燃料使用的石油產品在內。但低級燃料和原油仍准許出口,只是須經批准。這顯然表明,日本仍可重新申請除飛機燃料油以外的石油產品出口許可證。但自總統命令發布后,政府各主管機關都拒絕這類申請,造成事實上對日石油禁運。8月3日,羅斯福啟程去大西洋的一艘軍艦上同丘吉爾會晤,直至9月上旬他才知道石油全面禁運已經實施,羅斯福認可了這個事實,而英國,荷蘭(荷屬東印度—印尼)也一起追隨美國向日本實行石油禁運。

 

 

石油油田

石油禁運引起了日本極大震動和恐慌,一方面要求同美國進一步對話,甚至建議近衛公爵同美國總統會談,另一方面,又制定進一步南進的計劃。日本軍令部部長永野修身向天皇陳述說:“有了三國同盟,就不可能調整對美邦交,從而石油來源斷絕,這樣下去,眼前僅有兩年的貯藏量,倘若打起仗來,一年半就消費罄盡,即使在支 那戰場都有極大困難,與其這樣,莫如馬上動手,除此別無他途。”在對美開戰問題上一向持慎重態度的海軍部也認為與其坐待石油“愈來愈少”,莫如先發制人,首先對英美開戰。

 

8月6日,野村向赫爾提出一項新建議,日本同意不向印支範圍以外地區進軍,同意在“中國事件”解決以後從中國撤軍,並保證菲律賓的中立地位,作為交換條件,美國應停止它在西南太平洋的戰備,撤消對日本的各項經濟限制措施,為日中調停議和,並承認日本在印支的特殊地位。日本的建議避而不談羅斯福關於印支中立化的建議。問題的癥結在於,美國要求日本從印支撤軍的前提下恢復向日本輸出包括石油在內的物資,而日本則要求美國承認它在印支的特殊地位的條件下撤消對日本各項經濟制裁。顯然,日美雙方都不會接受對方的建議,日美在印支問題上的矛盾已無法調整。至此,日美開戰已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了,但雙方仍然在談判桌上討價還價,這對雙方來說都只是爭取時間的一種策略而已。

 

9月6日,日本御前會議批准了陸海軍部制訂的《帝國國策實施要領》,規定“大致以10月下旬為期,完成戰爭準備。”“如果至10月上旬仍不能實現我方要求時,立即決心對美(英荷)開戰”。至10月中旬,談判仍無進展,近衛舉棋不定,在陸相東條英機的強烈反對下,10月16日近衛首相下台。18日成立以東條為首的獨裁內閣,東條兼任陸相和內相,集軍政大權於一身。從10月23日至11月2日東條連續舉行8次大本營——內閣聯席會議,討論歐洲戰局、日美談判期限和對美開戰日期。11月2日通過了一個新的《帝國國策實施要領》,“將發動戰爭的時機定為12月初,陸海軍做好作戰準備。”

 

11月26日,經羅斯福批准,赫爾向野村和來棲遞交一份措詞強硬的《赫爾備忘錄》,其主要內容有:日本從中國、印支撤軍,日軍在中國戰場需要退到盧溝橋事變之前的出發地,兩國取消各自實施的凍結限制規定,日本實質上放棄三國同盟等。來棲說,“如果接受這些條件,日本政府只有舉手投降了。”至此,日本帝國實際上已經走投無路,如果不想投降,放棄大東亞共榮圈,就只能開戰。日本陸軍把它看作是“對日宣戰書”,海軍把它看作是“最後通牒”,日本軍部把它看作是發動戰爭的極好口實。這一天,日本《機密戰爭日誌》寫道:“此應該說是天有助於我,從此,帝國易於下開戰決心,欣喜,欣喜。”

太平洋戰爭示意圖

就在遞交《赫爾備忘錄》的當天,集結在千島群島擇捉島單冠灣的日本特遣艦隊奉命起錨,悄悄地駛向夏威夷群島。12月1日,御前會議作出最後決定:對美英荷開戰。次日,陸海軍兩統帥部發布作戰令,規定向美國珍珠港偷襲的時間為12月8日。太平洋戰爭終於不可避免地爆發了。

三,結論

回顧日美兩國在太平洋戰爭爆發前的一系列交涉和談判,無論是羅斯福向日本提出使印支中立化的建議,或野村向赫爾提出日本在印支享有特殊地位的反建議,以及美國向日本遞交《赫爾備忘錄》要求日本從印支撤軍來看,日美分歧的焦點表面上集中在印支問題上,更深層次上是日本是否可以發展成為一個亞洲乃至歐亞大陸地區霸權的問題上。日本的想法是通過拖延戰術,達成已經控制東亞和東南亞的既成事實以後,再跟美國攤牌。而美國的態度恰恰相反,就是要趕在日本控制東亞和東南亞之前,逼迫日本攤牌。太平洋戰爭的爆發固然是日美矛盾長期發展的結果,但日本堅持要推進大東亞共榮圈,堅持要在東亞和東南亞建立自己主導的地區秩序則是日本通向太平洋戰爭的關鍵和要害的一著,而由此所引發的美國對日實施石油全面禁運則是加速日本下定決心發動太平洋戰爭的一副催化劑。最終結果是太平洋戰爭徹底摧毀了日本這個集極權主義和民族主義特點於一身的法西斯國家,把日本推回到了憲政、民主、人權的正路。

 

通過研究這段歷史,我們可以認識到極權主義和民族主義在世界範圍內行不通,同樣帶有這些特點的習近平的紅色帝國也行不通。習近平選擇了一條違背人民意願的道路,中國人民不願意走,世界人民也不讓走。美國對華政策近來發生重大變化,中美關係正在經歷兩國建交以來最為深刻的轉型。美國兩黨、左中右各派對中國達成了最重要的共識,那就是:美國自中美建交以來對中國發展方向的基本判斷是錯誤的,中國並未按照美國在過去數十年一直抱有的期望發展,即隨著逐步接受憲政、民主、人權和自由平等的思想,融入自由世界,恰好相反,中國制定的發展目標與西方的預判背道而馳,走向了與日本當年非常類似的民族主義極權國家的軌道。隨著美國的宣戰、西方社會的覺醒和中國人民的不懈抗爭,習近平的瘋狂的紅色帝國必將在狂風驟雨中飛灰湮滅。這場挫敗中共崛起狂妄企圖的戰爭也會像當年挫敗日本法西斯的太平洋戰爭一樣被銘記史冊。

 

 

註釋:

 

〔1〕羅伯特·達萊克:《羅斯福與美國對外政策》(上)第108頁,商務印書館,1984年。

〔2〕羅伯特·達萊克:前引書第109頁。

〔3〕約翰·科斯特洛:《太平洋戰爭》第59頁。

〔4〕信夫清三郎:《日本外交史》下第610頁。

〔5〕羅伯特·達萊克《羅斯福與美國對外政策》(上)第210、221頁。

〔6〕羅伯特·達萊克《羅斯福與美國對外政策》(上)第210、221頁。

〔7〕羅伯特·達萊克《羅斯福與美國對我政策》(上)第276頁。

〔8〕C、A、麥克唐納《美國、英國與綏靖,1936—1939年》第147頁,中國對外出版翻譯公司。

〔9〕信夫清三郎《日本外交史》下第648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