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秋云2019-09-17 14:06:13

香港陷於水深火熱,從大陸形形色色的媒體管道上,卻只能看到粉飾太平,維護中共的傳播。原因只有一個,支持香港市民,支持五大訴求的聲音,根本不可能從大陸發出來。不是文被刪了,就是人被刪了。

上周,我身邊就有人因為支持香港民眾抗爭而身陷囹圄,被北京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罪」拘留了一個多月後正式批捕。

因言獲罪,在中國,一直存在。那些將人民的福利拱手相送的,將疆土面積當做禮物的,貪污巨款和子孫後代一起轉移到國外的... ..統統都不是賣國,但是你只要說出他們這樣做了,你就是「賣國」,一頂「顛覆國家政權」的帽子便不容分說地扣下來。官員難道等同於國家麼?

全世欣就是這樣,她坦蕩直接,快意恩仇,從不矯情於淺嗔薄怒的暗示與零碎,看不順眼就直抒胸臆,一則則推文叩擊著「上流」社會的陰森大門。同時,她又對小動物充滿愛心,解救了很多流浪狗,自己沒錢沒權沒勢,卻重情重義,把滿心的善意和僅有的收入用來改善動物福利。她是在中國少有的「看清眼前黑暗,選擇心中光明」的人。

確實有一部分人同樣看得清中國社會的實際成色,但他們一貫明哲保身,永遠不會公開發聲,只是選擇私下裡和價值觀相同的人交流。怎麼說他們好呢?沈默難道不是幫凶麼?看破不說破,歸根結底還是麻木儒弱,蠅營狗苟。最終他們能做的,和統治階層無異,無非還是轉移自己的財富和自己的子女那些小動作。

全世欣不一樣,她內心沒有恐懼,沒有衡量,沒有揣摩,她也不為名利,她就是要較真,要個明明白白的說法,多次被行政拘留,她還是不改初衷。她不僅有覺醒的靈魂,還有獨立與健全的人格——做一個有道德的人,而不僅僅是無害。在中國,這是一個尤其艱難的選擇。畢竟,你不妥協,你不願被奴役,你就得在豬圈裡活得憋屈、踉蹌。

出於不給人添麻煩,不去攪擾別人的基本教養,我從未在FB和Twitter上給任何沒見過面的人主動留言或私信。全世欣是唯一一個沒見過面,我主動邀約要跑去請她吃飯的人。我們約好,等我上次從香港回來,就見面。沒想到,她因為在Twitter上的言論,被拘留了,8月31日被正式批捕。

權力無所不能,正義一無所成。

歷史上我們可以一再發現一個規律的運作:一旦訴諸武力,就要將武力進行到底;一旦建立了恐怖統治,就要讓恐怖登峰造極。 斯蒂芬·茨威格的《異端的權利》已經為今天做了預告和解讀。

我不會去愛一個貪官遍地的國家,我不會去愛一個對外撒謊對內撒野的國家,我不會去愛一個侵犯人權的國家,我更不會去愛一個把正義勇敢的民眾送進監獄惟有諂媚愚昧才能苟且的國家... ...我不是全世欣的直系家屬,根本沒有可能去監獄探望她,我唯一能做的是站在監獄門口,等她出來,給她一個大大的擁抱,告訴她,全爺,受委屈了!都過去了,過去了!(轉)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