侧卫12019-09-11 20:03:56
這是俄國詩人普希金的一首詩,是他在流放時被幽禁期間所作(1825年),那是一段極為孤獨寂寞的生活。我最倒霉的時候也拿出來讀過。一定要有明天會更好信心,赫日自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