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let2019-09-17 20:06:09

從加勒比海的巴貝多坐船,經過五個星期的海上航行,終於在1687年四月中旬的一個清晨,泰凱絲乘坐的“海豚”號就要停靠在美利堅康涅狄克的第一個港口了。

一個多月來一直在茫茫的大海上航行,如今終於要看到陸地了,而且還是美利堅康涅狄克的陸地!凱絲心情非常激動。她一大早就來到船頭的甲板上,扶著護欄充滿渴望地想儘快親眼看到這塊美洲大陸。

“海豚”號伊頓船長的兒子,那森 (Nathaniel Eaton 那森尼而.伊頓),友好而又禮貌地告訴凱絲,這第一站的停靠處並不是凱絲的最終目的地 Wethersfield 維斯費爾,而是康涅狄克的另一個港口,叫作 Saybrook, 塞布如克。

那森還告訴凱絲,塞布如克是他們伊頓家的家族居住地和家族船舶中樞,那森父親的 shipyard 船舶廠就在碼頭的那一邊。

其實這個“海豚”號伊頓船長的兒子,伊頓那森,是這個故事中的男主人公之一。在過去五周的海上航行中,雖然那森作為一個水手忙著幹活,和她說話很少,但凱絲沒法不注意到他,因為海上航行是如此枯燥,忍不住讓人到處打量。

在凱絲的眼裡,那森有著一個精瘦而結實的身材,一雙湛藍的眼睛深邃似海,多年的航海生涯,他的整個頭頂都被陽光和海風漂白成了淺淺的顏色。那森的個子很高,凱絲也是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可是當她近距離站在他身邊的時候,發現自己的頭頂才剛剛超過他的肩膀。看起來那森似乎非常熱愛航海,是“海豚”號船上一個熟練稱職的水手,也是他的船長父親的好幫手。

“海豚”號駛進了康涅狄克河(Connecticut River),因為天氣和風向的原因,“海豚”號無法完全靠岸,於是船長就帶了那森和其他幾個水手,從大船邊劃了一隻小長艇靠岸,接送那些要上下船的乘客。

凱絲因為第一次看到美洲大陸,心情非常激動,儘管這裡還不是她的目的地,她也想要和那隻划槳的小長艇一起上岸去,感受一下腳踏美利堅陸地的滋味。伊頓船長雖然覺得這個要求很奇怪,還是皺著眉頭答應了她,並特意囑咐那森看好她,送完下船的乘客后一定別忘了把她安全地帶回船上來。

那麼凱絲第一眼看到美利堅康涅狄克是何感覺呢?就兩個字:失望。覺得不如加勒比海的巴貝多她以前生活的地方。

作者Elizabeth Speare 文筆細膩,描述事物刻畫人物功力卓越,非常到位。她是這樣寫凱絲第一眼看到美利堅大陸時的情景的:

How does it look to you? Nat questioned.

Kit hesitated. She didn't want to admit how disappointing she found this first glimpse of America. The bleak line of shore surrounding the gray harbor was a disheartening contrast to the shimmering green and white that fringed the turquoise of the Barbados which was her home.

The earth wall of the fortification that faced the river was bare and ugly, and the houses beyond were no more that plain wooden boxes.

康涅狄克這兒的海岸線一片荒涼慘淡,港口看上去暗淡無光,真是令人神情詛喪,對比起曾經是她的家園的巴貝多,那兒就像是一個有著明媚耀眼的白色沙灘和綠色植物裝飾著的綠松寶石。

再看看康涅狄克河邊那些防禦工事(為了防範印第安人的襲擊修建的)的土牆,光禿禿的醜陋不堪,防禦工事後面的民居民房簡直就像一個個的索然無趣的木頭盒子。顯然和她的爺爺在巴貝多的莊園豪宅完全不能相提並論啊。

不過還好,凱絲還是安慰她自己,這裡是塞布如克,還不是她要去的的終點站,不是她姨媽家所在的維斯費爾,也許維斯費爾要比這個塞布如克好一些呢!

更糟糕的是她站在岸上看了一會兒后,想邁開腳步往前走幾步,卻發現這美利堅的陸地突然朝她傾斜過來,凱絲一陣眩暈,就要摔倒在地上,那森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她的胳膊。

“站穩了”,那森看來經驗相當豐富,“你乘船時間太久了,剛上岸需要適應一下才能邁開步子。”

回去大船的路上,划槳小長艇上接了四位從塞布如克上來的乘客。一對夫婦和他們的小女孩,外加一個看上去文質彬彬的英式紳士。

這對夫婦,男的是 “良民”庫弗先生 (Goodman Cruff),女的是“賢妻”庫弗太太(Goodwife Cruff),小女孩大概八九歲的樣子,叫庫璞等(Prudence Cruff),璞等手裡還拿了一個木製的玩具。

而這位文質彬彬的紳士,是故事裡的男主人公之二,叫侯俊恩 (John Holbrook 約翰.侯布如克)。

問題就出在這個小女孩手裡拿的這個玩具身上。

送完下船的乘客,船長帶著凱絲和這些新上船的乘客,還有划槳的水手們一起坐小長艇往大船“海豚”號划回去,這時坐在船舷邊的小女孩璞等一不小心把她手裡的木製玩具掉到水裡去了,小女孩著急得哭出聲來,哀求她的母親“賢妻”庫弗太太幫她把玩具撿回來。

可惜璞等並不是一個受到母親寵愛的女孩,“賢妻”庫弗太太不但沒有請水手們幫她撿玩具,還把璞等訓斥了一番。璞等哭得越來越傷心,一邊哭一邊說這是她在塞布如克的爺爺親手給她做的玩具,她哀求母親幫她撿回來,她保證再不會把它掉到水裡去了。

同在這條長艇上的凱絲把這一切都看了在眼裡,那個木製玩具飄在水上,隨著水波一浪一浪地向後盪去,只要長艇調轉方向,划不多遠就可以追上玩具,伸手把它撿起來。

可是船上沒有任何人理睬一個小女孩的哭訴,水手們也都一心一意地加緊划槳返回大船去。眼看木製玩具一盪一盪地越飄越遠,凱絲覺得她沒法保持沉默了,“請掉頭,船長先生!”,凱絲站起來大聲說道,“我們應該很容易就可以幫她把玩具撿回來。”

船長先生根本都沒有朝她看她一眼,就像她什麼都沒說過一樣,長艇繼續向前劃去。

凱絲可不習慣被人忽略,弗朗西斯.泰勒爵士的孫女,以前在巴貝多島上,擁有僕人,擁有侍女,怎麼也算的上是個人物吧,如今凱絲髮話沒人理睬,她不禁怒火中燒,尤其是當她聽到小女孩被她母親一巴掌打過去變調的哭聲時,凱絲的憤怒一下沸騰了!

她想都不想,就踢掉腳上的鞋子,脫下身上厚實的羊毛斗篷,一個縱身,就從船舷上跳進了水裡!

(待續)

從加勒比海到清教徒的美洲-美利堅新英格蘭的故事(一)鏈接: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4977/201909/17115.html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