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有财2019-09-17 20:50:25

“美”的故事

母校110年校慶,校友的朋友圈裡,常有對“美”字的新解:“蘭”字被“大”字頂了個透心涼,就是“美”字。這個解讀很有趣。讓我想起了小時候一個有趣的故事,也是解讀“美”字。這個故事有點惡趣味,姑且一笑。

話說我小時候,很調皮,既惹老師討厭,也不招同學喜歡。壞孩子也有朋友,壞孩子最大的樂趣,就是比誰更壞。傻壞的人是傻子,壞出花樣的人才能在壞孩子堆里受人尊敬。

比如說,我的壞孩子朋友,有人會在同學背上貼紙條,寫上如“我是豬”或者“我是蠢豬”之類的話。一旦貼紙條成功,就會有人假裝推門進教室,在門口大喊:“某某某,有人找你!”某某某向門口走去,全班同學都能看到他或者她背上的“我是豬”或者“我是蠢豬”的字條,必然會哄堂大笑,經久不衰。老師對這樣的惡作劇,懲罰是簡單的:暴打一頓,警告壞學生,再不可貼紙條說同學是豬。

壞孩子和好孩子的區別在於,壞孩子挨了打肯定想找機會報仇,而好孩子最多是哭一頓了事。我不會蠢到貼紙條罵同學是豬。既然老師說,不能罵同學是豬,於是我就把“我不是蠢豬!”的字條貼到了班主任妹妹(我們同班同學)的後背上。這樣做的結果當然是再次引起全班哄堂大笑,班主任氣急敗壞,要在講台上對我公審公判。他怒氣沖沖地呵斥:“我不是說了,不許在貼紙條罵同學是豬,你聽到了沒有!”

“聽到了”,我心平氣和地回答。

“聽到了你還干!”老師愈發生氣。

“我幹什麼了?”我回嘴道:“我的紙條沒說你妹妹是豬呀!”

班主任一下子急眼了,一把就把紙條拍在講桌上,大吼一聲:“你讀給全班聽!”

我把紙條舉起來,讓全班同學看個清楚,然後跟老師說:“紙條寫著‘我不是豬’,意思是你妹妹不是豬。這哪裡錯了?”

“啪!!!”班主任把教鞭抽到了講桌上,沖著我繼續吼:“這也寫也不行!”

“那你的意思是,我該寫她是豬?”我假裝不解,心平氣和地向他請教。

“啪啪啪!!!” 班主任把教鞭使勁地往講桌上抽,氣急敗壞,講話都開始口吃。等他順過了氣,用教鞭指著我,逼著我在講台邊罰站。

罰站是常有的事,老師面對著黑板寫板書,我背對著黑板演啞劇。我的壞孩子朋友看我玩的開心,很是羨慕。一個傢伙估計是想上台跟我演雙簧,故技重施,也貼了張紙條給前面的女生,紙條上寫著:“大王八”三個字。

紙條一貼上,再次引起鬨笑。班主任氣瘋了,揪著那個傢伙的頭髮,把他拉到了講台上。我原本以為來了個戰友,能夠結伴玩耍。沒成想這哥們兒是個慫貨,光有出風頭的膽子,沒有出風頭的腦子。他一下子就被老師鎮住了。

老師問他:“你紙條上貼的是什麼?”

“大王八!”那個沒腦子的傢伙回答。

“啪—”,老師一教鞭削在他的腦殼上,罵道:“我把你打成大王八!”

“哇—”,慫貨挨了打,立刻就哭。

我天生同情弱者,冒著挨打的風險,趕緊把慫貨拉到教室門口。慫貨就是慫貨,被嚇得連跑的力氣都沒有了,就是一個勁兒地哭。

看到他紙條上三個字是豎著寫的,我心生一計,趕抱住老師,搶過教鞭,說道:“傻強不是惡意,您別削他了!”

“你以為我傻?” 老師沖著我吼:“大王八能是好話?”

“您別急”,我跟老師說:“您能不能再黑板上寫一個‘美’字”?

老師雖然沒明白我的意思,哦了一聲,還是在黑板上寫下了斗大的一個“美”字。

“老師這個字寫得真漂亮”, 稱讚完,我接著說:“老師,您能不能把‘美’字上下翻轉,倒著寫出來”?

聽了讚美,老師也開心,雖然有點困惑,他還是很努力地把“美”字倒著寫出來了。寫完,他問我:“到底要怎樣?”

“‘美’字倒著寫,可以拆成三個字,從上往下都是什麼?”我答道。

“哦—”,老師盯著倒著寫的“美”字,沉吟了一下,沒接著往下說。

“是大—王—八”,一個同學說道。“真的是大—王—八”,好多同學附和道。

我順坡下驢,跟老師說道:“傻強的紙條是想寫‘美’字,讚美同學長得漂亮,只不過好貼反了而已,不是罵人大王八!”

“真沒想到,‘美’字倒過來,居然是大王八!”老師頓了一下,接著說道:“老祖宗造字的時候,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說完,他看了一下傻強,那慫貨還在哭,鼻涕眼淚都滴到腳面了。

可能是怕影響上課,老師來了一句:“傻強,念在你沒有惡意,下不為例,回座位去吧”。他又沖著我說:“你小子還真有兩下子,還能這樣解釋‘美’字,也回座位去吧!”

老師心裡怎麼想的,已經不得而知。可是從那以後,好多壞孩子們玩貼紙條遊戲的時候,都喜歡寫個“美”字,倒著貼到同學的背上。沒被老師抓,我們喊“大王八”,被老師抓到的時候,我們說是同學長得好看,美!




更多我的博客文章>>>